{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纠缠不轻

纠缠不轻 杨联芳听见范霞说话,这才放开浩天。  浩天很尴尬,可杨联芳却没事似的对范霞说:“你怎么来了?”  说着就开门迎接范霞回到屋里。  范霞觉得事情蹊跷,想进屋弄个明白,浩天也怕走了以后,范霞听了杨联芳的一面之词,弄出麻烦来。  杨联芳待范霞和浩天进屋以后,直端端地问范霞说:“你到底说过..

催眠人妻

催眠人妻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红色的琉璃瓦上,碧蓝的天空中白云悠闲的漂浮着,述说着平常的一天的开始。别墅中一个男人搂着美丽的娇妻正在熟睡中。  「滴……滴……滴……滴……」床头柜上的闹钟却不解风情的响了起来。  「嗯……老公,快关了它,我还想再睡一会。」「哔。」丈夫伸手按停了闹铃。拍了拍睡意正浓..

轮着来干

轮着来干 范霞被压在身下,知反抗无力,遂改变口气,说:”你锐气不减,我跟你好好儿做,咱们把窗帘拉上,洗一洗下面!“刘瑾见范霞动了心,遂从范霞身上起来。为了防止有诈,他站在了靠门的一边。  范霞从容地走到窗台边,把窗帘拉上,然后从饮水机里接了一些热水,倒在洗脸盆里叫刘瑾洗。  刘瑾见范霞没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