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渴望男人的慰藉 痛恨自己的敏感

渴望男人的慰藉 痛恨自己的敏感 “冉冉,你是一个人住吗?”  苏冉冉道:“不是,和朋友合租的。”  到了门口,他绅士的告别,但苏冉冉看到他被刀子划伤的胳膊一直在流血,于是叫住了他:“周通,去我那里给你包扎一下吧,你的手一直在流血。”  周通也没推辞和苏冉冉一起进了房间,周晋还没回来。自从上次..

强奸了自己小妹

强奸了自己小妹 “你...你...”安宇静惊恐地擅抖着,看着抱着她的安宇杰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和世俗的观念都让她无法接受被自己的哥哥这样对待,“啾~”安宇杰再次在安宇静被亲得微微红肿的唇瓣上印下一吻,舌尖还在她的嘴角舔了舔,将刚刚亲吻分开后带出的唾液都舔舐到自己口中。 ..

棺材铺里破处

棺材铺里破处 人间界,中国,天津市一间棺材铺内,时间已经临近午夜时分,此时棺材铺依旧没有关门。更为惊人的是,此时居然只有一名年岁仅有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在铺内看店。  小姑娘无聊的趴在铺内的床上看着漫画书、似乎是因为生在这样的家庭中,小姑娘对于自己深夜一人看守棺材铺表现的一点都不害怕。  这若..